区块链资讯

天机阁|BCH硬分叉大战的经济学视角:寡头垄断市场的产物

2018-11-20 21:48:00

习主席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的主旨演讲中部分发言对现在行业也适用,比特币或区块链技术的世界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个小池塘。“大海有风平浪静之时,也有风狂雨骤之时。没有风狂雨骤,那就不是大海了。狂风骤雨可以掀翻小池塘,但不能掀翻大海。经历了无数次狂风骤雨,大海依旧在那儿!”比特币经历10年的发展,从一群极客的理想化产物到如今逐渐渗透到主流社会,它用顽强的生命力生动阐释比特币依旧在这儿,面向未来,比特币将永远在这儿!


19世纪末20世纪初,以洛克菲勒、范德比尔特、卡内基、斯柯特、福特和摩根等为代表的美国现在工业的奠基者生动阐释了“美国梦“的内涵,他们在石油、铁轨、钢铁、船舶、汽车和金融等领域建立了自己的工业帝国,创立了美国现代工业体系。然而,生产和资本集中达到一定规模造成了垄断,出现了由大企业之间协议或联合组成的垄断组织。19世纪末20世纪初工业的快速发展和经济危机的交替作用,资本和生产的集中大大加快,垄断组织急剧增加。石油、采煤、榨油、烟草、制糖等部门都出现了托拉斯组织,这一方面给垄断资本家带来超额利润,另方面却破坏了自由资本主义的经济结构,导致中小企业主、农场主的破产和广大劳动群众生活的恶化,从而激起群众性的反托拉斯运动的高涨。为了缓和社会矛盾,美国政府采取法律手段,进行国家干预。1890年7月2日,美国联邦国会通过《保护贸易及商业以免非法限制及垄断法案》,简称《谢尔曼反托拉斯法》。以上是反托拉斯法的诞生背景,与目前BCH的分叉之战有一定程度上的相似。



如果将算力比作原材料,将BTC、BCH等加密货币视为产品,将矿机或矿池比作生产产品的机器,将矿机厂商比作生产产品的企业,将矿工比作生产产品的工人,将广大持币者视为产品的用户,将二级市场的交易所视为产品的连锁店,整个加密货币产品的产业链轮廓就有了。


1.  BTC的自由竞争市场


BTC是整个市场最早的产品,产品的最初设计者中本聪,赋予了产品几个非常核心的特征,比如去中心化、去信任、开放性、自治性、信息不可篡改、匿名性等。在这个产品的设计中,政府或者其他传统的金融机构不再是规则的制定者,相反,产品的设计中甚至明显体现了与对主流世界的反骨。这些特性除了技术方面外,还有关于整个产品生态的治理机制。


BTC作为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最初的设计非常简单,每个区块大小1M,平均每十分钟产生一个区块,比特币网络理论上每秒最多可以处理7笔交易。随着比特币持有者和区块链上交易的不断增长,原本1M的区块大小已不足以支撑日渐庞大的交易量,网络拥堵、交易延迟等问题日益严重。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比特币社区探讨了种种方案,主要包括“隔离见证+闪电网络”,以及修改比特币区块链的代码,以期突破1M区块上限,即比特币扩容。然而比特币极简的设计,导致其“无用”的特点,恰恰是其价值的根基。比特币兼具货币属性和资产属性,关于比特币的属性争论延续至今,但其价值毋庸置疑。


比特币这一“产品”因其精妙的设计、广泛的共识等诸多特性,目前已形成良好的自由竞争市场,没有绝对的寡头矿工、没有资本大鳄能完全左右“产品”的价格。不管是产品机制设计的“去中心化”还是产品流通市场的“去中心化”,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拥簇者。


而以比特大陆为首的矿工群体认为比特币这一“产品”需要更新换代,以增强其性能,强化其货币属性,主要手段就是扩容。然而正如现在看到的,BCH确实实现了扩容,但同时也产生了很多新的问题。


天机阁:BCH分叉战的经济学视角——寡头垄断市场产物


2.  BCH的寡头竞争市场


BCH从出身开始就带有较强的中心化特征,或者说这个产品从出身伊始就不具备自由竞争的市场氛围。不管是产品的原材料算力、还是生产产品的矿机,还是能够左右币价二级市场的持币数量,均被矿业大鳄牢牢把持,这是一个寡头垄断的市场。也因此有矿工抱怨被矿机商家和矿池割地很厉害,由于矿机过于垄断,矿工需要拿几个亿去跪舔,先付全款,合同都没有,直接给机器。矿机厂商把矿机价格加10倍来卖,卖的同时就出难度更大的矿机。难度一上去,全网算力会被提高,刚买不久的矿机几乎挖不出币。


正如莱特币矿池江卓尔所言,“稳定派很快就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如果说规模效应最大的BTC还有资格玩“无为而治”的话,用户数远远落后的BCH玩“无为而治”、“尽量不改”的后果就是连个热点都没有,默默死去。用户用某种币,是因为这种币能解决用户的需求(例如用DSV操作码博彩),而不是因为这种币满足稳定派的心理需求。”


因此,BCH的分叉等技术升级我们可以看做产品的更新换代,比特大陆投资的ABC开发团队与CSW主导的SV社群阵营的纷争可以看作是两家寡头企业的话语权之争。作为在这个市场一直占有绝大多数生产原材料“算力”以及对下游经销商拥有绝对定价权的寡头而言,“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表面上看,我们可以认为,“比特大陆投资的ABC开发团队认为BCH应该往基础建设公链方向发展,像以太坊一样开拓出更多应用场景。而以CSW主导的SV社群阵营,则希望BCH仍像当年中本聪论文描述的那样,对操作码严格限制,专注在转账交易本身,并希望将区块最终扩容为128MB。”


而实际上,是地位之争,是蛋糕的瓜分之争。社区发展理念的纷争,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目前我们很难下结论,到底往公链方向发展更具有前景还是按照所谓“中本聪的描述”那样专注于交易本身更“不忘初心”。两方各有说辞,但最后的胜利者可能不是因为发展理念更有利于行业发展,而是因为象征拳头的“算力”更强,就像两军交战,意识形态的争辩没有意义,最后还是看谁的军事力量强,谁的拳头更大。

分叉之争中,作为“工人”的矿工是没有话语权的,他们站队的唯一标准是在利益上最自己更有利,作为用户的投资者或者投机者心态各异,投机者仅将其视为一个投机标的,投资者看好就佛系持币,不看好就抛,仅此而已。

市场更关心的是这个产品是否能够服务于实体经济,如果BCH能够因为其低廉的交易费用、快速的确认时间、无国界限制、去中心化等优势广泛运用于小额支付、打赏等应用中,那么其就是有价值的,就有其生存的土壤。而如果最终证明没有实际价值,那么市场最终会将其抛弃。寡头垄断也会不攻自破。


在熊市整体投资信心不足的大背景下,市场对这种引起行业动荡的现象颇为不满,认为这种“社区分裂”容易造成二级市场的进一步下行。在BTC横盘几个月的时间里,投资者一方面备对大盘波动太小感到煎熬,另一方面又对这种暂时的稳定有种“小确幸”心理,认为BTC似乎快要见底。熊市的资产价格大幅下跌,没必要完全归因于这么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价格下跌,市场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即使没有分叉之争,也会有其他的所谓“理由”导致币价大幅下跌。



3.  BTC依旧是信仰


还有少数人认为BCH硬分叉引起的纷争,会对去中心化理念、比特币融进主流金融市场造成打击。笔者不禁要问:比特币何时变得如此脆弱?比特币从诞生之初就备受争议,跌跌撞撞已经度过了10周岁生日,它没有式微,相反越来越强大。因此就目前BCH硬分叉引起的纷争而言,不过是比特币或者区块链技术走入大众生活中的必经之路,是要取得真经所必须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之一而已,这种不稳定不会造成比特币的灭亡,这种“不稳定”或许就是比特币本身。

至于BCH硬分叉的寡头之争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人们似乎执着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精神无法自拔,甚至到了宗教崇拜的狂热。然而技术的发展永远离不开人的意志,比特币虽然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充满自由的新世界,但所谓“去中心化”内涵还有待进一步挖掘。